但总体质量和效益还不高

2020-11-10 19:39

转方式、调结构令实体经济迎来新发展机遇。“2017年我国实体经济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智能制造对于传统产业的改造,创造出了新的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市迪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罗韶颖说,迪马公司生产的运钞车一度占领国内70%的市场,几近饱和,智能化改造后,产品迅速打开了国际市场,展现了新的市场活力。

“2017年我们企业研发投入超过销售总额的3%,还专门成立研究院,致力于新工艺、新技术、新产品的研究创新,不断增强公司转型升级动力和核心竞争力。”广东省人大代表、广东凌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彭自坚认为,发展实业,企业只有持续创新,通过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才能在市场的大风大浪中立于不败之地。

“因结构调整,2017年株洲市关停了很多企业,影响了数百亿元产值。但通过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迅速补齐关停所产生的缺口,去年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6.7%,占规模工业比重提高14个百分点。”湖南省人大代表、株洲市委书记毛腾飞表示。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代表、委员直言,面向目标,振兴实体经济仍然面临诸多挑战。湖南省政协委员陈松岭说,经济发展的根基在实体、在产业。虽然湖南省实体经济近年来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总体质量和效益还不高。安徽省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企业经营成本较高,民间投资增长放缓,实体经济发展活力有待增强。

实体经济,唯创新不败。安徽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全省新兴产业重大基地、重大工程、重大专项建设全面展开,创新型现代化产业体系加快构建,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20.2%和14.5%。

一些企业代表认为,成本关乎产品的竞争力,甚至是企业生存。呼吁持续大力开展降成本行动,进一步取消不合理收费,并对实体经济企业特别是制造业企业实施结构性减税,有效降低企业的生产要素成本,同时拓宽企业融资渠道。

“很多国家的制造业都曾遇到发展瓶颈,比如劳动力成本上升、生产灵活性差等。”上海市政协委员、abb机器人业务中国区总裁李刚说,核心是要利用以物联网、机器人等为代表的新兴技术,对原有制造业进行改造升级。安徽省人大代表李方同样建议,奖补政策应向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加大技改投入、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绿色发展等方面倾斜。

甘肃省人大代表、中国侨商会常务副会长颜芝则认为,政府办事效率有待提升,营商环境有待优化。“在发达地区许多十分钟能办完的手续,在甘肃需要一个月,这让很多企业等不起。”

吉林省政协委员、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肇勇分析说,东北地区的市场化程度与发达地区相比还较低,民营经济整体经营困难不小。一方面低质产能过剩,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不高。另一方面,成本快速提升,融资难、融资贵犹存,企业较为谨慎。

湖南省政协委员、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冯江华建议,政府出台财政奖补政策,引导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切实发挥企业技术创新主体作用。同时出台更具吸引力的人才集聚优惠政策,不拘一格引进急需创新型人才。(记者 张紫赟、阳建、何欣荣、王衡、周颖、薛钦峰)

免责声明:

LINKS